笑看风云!疫情当下宋庄画家们的朋友圈是这样的!

}

  疫情让宋庄小堡人的生活按下了暂停键,画家村的艺术家、小堡村的村民们现在的生活是怎样的呢?让我们一起跟随接下来的文章感受一下……

  19日的疫情让宋庄瞬间按下了暂停键,这两年的变迁本就不太平,疫情对有的人是雪上加霜,对有的人是习以为常;中国人强大的忍受力的确是骨子里带的,总会自我化解。

  对于艺术从业者,“隔离”是太熟悉不过的一种状态,平时认真创作起来经常废寝忘食、自我隔离,最大的区别就是缺少了“自由感”。翻看朋友圈,还是能读到很多真实的状态,希望能给大家带来一点力量,共同抗疫。(由于分享所涉及的朋友人数较多,就没有找大家授权,希望见谅;按照时间线从当下往前推两天。)

  经常组织少儿活动的李游路过小堡西街今年夏天新开的一家小酒吧(摩森小九酒),不少商家肯定都为圣诞、元旦做了不少准备,现在都得取消了。

  小堡环岛东卖花的张公子开启了“云营业”,调整一下工作方向,似乎没啥大影响。

  小堡西街做潮汕美食的朱琪,餐厅歇业,开启了居家带娃模式,平日店里生意很火,肠粉和牛丸汤都很正宗。

  大宋的姚刚老师经常书写宋庄的大事件,当代艺术家群体对社会事件的关注和发声总是最敏感和迅速的。2019年的李·田·田事件,近日又起波澜,姚老师把艺术家的发声做了一个汇总,引起了更多的共鸣。近年,大量的社会性事件总能掀起民众的情绪,有时也成了宣泄的窗口。

  做营销策划出身的姚茂才,今年在宋庄盘下了一间“光之茶舍”,是一个喝茶的好去处,这疫情让生意甚是惨淡。他这段词写得好,宋庄小堡是被潞苑北大街划分为南北,南部名义上划为副中心的管辖范围。

  一条马路将宋庄小堡的隔离区一分为二,疫情发生地就在北区小堡环岛附近,各路口日夜有人把手。宋庄平日的内循环是很好的,只要物资能进来,生活保障没问题,只是商业又一次面临重创。

  做HK品牌包的丞相,今年在小堡西街开了一间很多格调的咖啡馆,兼做品牌产品的展示和售卖。疫情被要求停业21天,只能靠直播继续运营。

  何老师的常德派湘菜很正宗,疫情开启了真空包装发货,但这两天外卖小哥进出有点困难,增添了不少苦恼。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