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足新课改需求如何设计并实施指向思维能力培养的项目化学习?

}

例如小学老师根据学生生活知识经验不足,学习能力水平较低的特点,容易将课堂知识搅得很碎很细,但带来的问题就是知识学习碎片化。

其次,课堂教学还存在学习听多思少、学习较多是机械训练、思维方式单一固化、对未来社会要求的关注不够的问题。

如果要达到好的教学效果,又想期末考试能有一个好的成绩,在期末的时候老师一定会加强对学生刷题的一个机械的训练,带来的一个问题就是学生的思维方式单一固化,不太会积极主动地去思考问题。

教师对于学生未来的个人终身发展,以及如何适应社会的需求关注得并不够,或者说关注到了,但是力量打在哪里,怎么样达到这个目的,心里还是不太清楚。

学生是学习的主体。本轮课程标准的修订,核心来讲就是一定要追求素养立意,将其放在教学设计和课堂教学改革的首位。

素养主体是学生,学生是学习的主体,所以学生的主体地位如何在课堂上能够真正地体现出来,需要教师下大力气,要从形式逐渐走向实质。

这一版课标提出来要聚焦核心概念,组织整合体验式、互动式、项目式、大单元式等等教学方式来整体开展教学,项目化学习是学生整体认知建构核心概念的一种学习方式。

本轮课标讲究素养立意,指向素养立意的课堂一定是一个综合的课堂,需要尽可能实现学科之间的综合。

项目化学习提倡跨学科学习,能够帮助教师打造一个综合的课堂,让学生利用多学科知识解决真实问题。

学生是学习的主体,在操作层面上就是怎样去进行学习组织、能够启动学生的自我学习的系统,在发现阶段、在模型建构阶段能够、在问题解决的整个过程中,如何启动并保持自我系统的运行。

最终教学要实现关注学生个人终身发展和社会需求,为他们未来生活的需要做好准备。

项目化学习从诞生那一刻起,就是为了能够真正地关注学生的个人发展,为学生成为学习主体,帮助学生解决生活中的真实问题做努力。

项目化学习的核心思想在于要真正解决问题。项目化学习最早被提出,是美国的医生在解决患者问题的时候采用了项目化的方式.

在逐渐演变下,项目化学习从医学领域推广到了教育领域。在一百多年前威廉·克伯屈提出的设计教学法就有最原始的项目化学习的雏形。

让学生基于脑海中已有的知识和经验,自己主动去建构知识并制定相应的学习计划;

项目化学习的核心思想就在于要真正解决问题,所以能够实现它在不同领域的迁移性。

教育领域推进项目化学习的目的是为了实现学生在各门学科中学到知识技能和方法,发展学生应该具备的核心知识、观察能力和核心素养,实现真正解决问题的最终目标。

强调学生主体作用:如果学生不是问题解决的主题,就又成了灌输式讲授式教学;

指向核心知识的再建构:学生只有在对核心知识概念不断地建构过程中才能够理解获得对知识本质的一个认识。

在课堂中进行项目化学习,可以在课堂教学中用项目化的思想来设计实施学科教学,也可以设计专门的项目化学习案例。

如果想用项目化学习创造性地改造一个单元进行教学,就要准确选择适合做项目化学习的学科知识。

事实性知识:学习者在掌握某一学科或解决问题时必须知道的基本要素;有术语的知识,具体细节和要素的知识;

概念性知识:某个整体结构中发挥共同作用的各基本要素之间的关系;有类别与分类的知识,原理与概括的知识,理论、模式与结构的知识;

程序性知识:如何做事的知识;探究的方法运用技能的准则;算法、技巧和方法的知识;有具体学科技能和算法的知识,具体学科技巧和方法的知识,确定何时运用适当程序的知识;

元认知知识:关于一般的认知知识和自我认知的知识;有策略的知识,关于认知任务的知识,包括适当的情境性和条件性知识,自我的知识。

在各类知识中,比较抽象的概念性知识适合开展项目化学习,而事实性知识不适合做项目化学习的内容。

事实性知识是关于是什么的问题,一句话就可以说得清楚,只需要单方面的学习就可以完成,但项目化学习可以促进事实性知识的组织和意义化。

安德森还把各类知识确定为从低认知到高认知六个水平:记忆、理解、运用、分析、评价、创造。项目化学习一定要使用高认知水平思维过程。

项目化学习聚焦的是概念性知识,指向核心概念。要提炼核心概念,首先我们要根据单元内容中呈现的事实和现象确定单元的主题,以及主题共同指向的概念,在概念中提炼出核心。

有的单元不是基于事实现象,并不是概念型知识而是程序型知识居多,比如艺术类学科,在过程中培养学生的技能策略,教师要找到各种艺术形式和艺术技能指向的概念,以及概念建立联系后指向的核心。

“核心概念跨越时间、文化和不同的情境,对一系列样例共性特征的心理建构”,具有永恒性和普遍性、抽象性、体现样例共性特征的特点。

一个一个小的知识点提炼出基本概念,各个基本概念建立联系就能提炼出核心概念,如果核心概念和其他学科的核心概念建立起联系,就形成跨学科概念。

项目化学习提倡跨学科学习,但并不是为跨学科而跨学科。有些时候确实跨不了学科,但是确实指向了一个真实的问题的话,也是一个项目化学习。通常一个真正的项目化学习,光靠单一学科解决不了问题。

是学科的关键性概念,用高度概括的名词来表达。语文学科中,例如文本语言风格、韵律、意向、修辞等;数学学科中,如空间、时间、数与代数、图形与几何、统计与概率等;科学学科中,例如物质的结构与性质、生物体的稳态和调节、地球系统等。

是获取和应用知识的有关技能、方法。语文学科中,例如朗读、精读、泛读、综合运用多种策略提升阅读能力等;数学学科中,抽象能力、运算能力、推理意识、推理能力、模型观念、应用意识、创新意识等;科学学科中,观察、实验、控制变量、制定假设、解释数据、推理论证等。

有些核心概念表现为一种原则,或一种文化现象。例如语文学科、英语学科、道法学科以单元组织教学内容,每个单元都有自己的教学主题,一般用高度概括的短语来表达,如家国情怀、伟大人物、平凡人物;自然环境的整体性。核心概念统领下的教学主题,以“大主题”的形式统整各个小主题。

有些大概念较难有明确的答案时,表现为“论题”,主要出现在人文艺术领域。比如:艺术作品的评判标准、小说的评判标准等。

表现为一种看法、观点,能反映概念与概念的关系,一般用陈述句表达。如不同的文本类别有不同的结构、自然环境是个系统等。

例如:语文学科,整本书阅读(观点类核心概念)——阅读经验(主要概念)——建构阅读整本书的经验(具体概念)——建构阅读经验能够从思维、能力等方面为学生未来学习、工作、生活持续奠基(具体要求)。

构建本项目学习的核心概念——知识网。构建项目学习的核心概念,要让核心概念和下位的学习内容形成知识网,成为项目学习重要的内核凝聚。

自下而上的建构:从知识点、教材和学生的迷思概念开始往上寻找更合适的上位概念。

自上而下的建构:从课程标准,抽象的学科、跨学科概念往下寻找特定的知识内容和主题。

确定本质问题。本质问题是指学科学习中、人生历程中、对世界的理解中真正持久而重要的问题。

学科的本质问题指向学科中的大概念,例如,科学模型的局限性是什么?为什么我需要写作?跨学科的本质问题通常指向人生、社会的本质性问题,例如,什么是公正?

转化为驱动性问题。将本质问题转化成适合特定学习对象的驱动性问题,具体是要嵌入学生感兴趣的情境,使这类问题有趣又不失挑战性。

从低阶认知到高阶认知,不同水平的认知策略如下图所示,项目化学习一定要采用高阶的认知策略:

在项目化学习的过程中,教师要尝试用问题驱动学生,从而搭建不同的认知模型,可选择的模式如下:

问题解决的模式:我想实现什么?在实现目标的过程中是否有限制或障碍?克服限制或障碍的解决措施有哪些?我将尝试哪一种解决措施?我的尝试成功与否?我是否应该尝试另一种解决措施?

实验探究的模式:我观察到了什么?我怎样才能解析它?依据我的解释,我能预测到什么?我如何检测预测?实验中发生了什么?它是我预测的东西吗?我是否要做出不同的解释?

调研的模式:我想解释什么事件或观点?人们已经知道了什么?人们在理解这一观点或事件时有什么模糊之处?我有什么建议可以消除这些模糊之处?我如何对自己的建议做出辩解?

决策模式:我正想决定什么?我的选择方案是什么?做出的决定的重要标准是什么?每项标准的重要性符合?每个可选方案符合标准的程度如何?哪一个方案最符合标准?对决定的感觉如何?需要调整相关标准再试一次吗?

一个项目化学习的的质量高低,可以通过分析驱动性问题背后隐藏的认知策略以及项目化学习整个流程中的认知策略是否为高阶认知策略来判断。

项目化学习不是简单地、按部就班地让学生完成活动做出成果,而是要学生经历有意义的学习实践历程。数学学科和科学学科都可以采用探究性实践,艺术学科可以采用审美性实践。

在项目化学习的过程中,进行学理上的统整,以思维型教学的五大原理支撑项目化学习的各个步骤。

项目化学习的特点就是评价新型,在整个项目学习的过程中一定要设计好评价量规。

以科学概念和科学原理为依据,以制作作品或模型的形式,学习解决现实世界中的真实问题。

上图是一个总结出来的基于思维型教学理论的项目化学习的流程,对应教学原理,学生和教师分别应该做什么。

学校在进行项目化学习设计过程中也可以根据自己的学科确定项目化学习的基本模型,沉淀下来,用模型实现项目化学习的意义,体现项目化学习的本质。

从项目化学习的角度来讲,可以把项目化学习放在校本课程里研发一些项目化的内容,还要把项目化学习的思想渗透在日常的课堂教学中。

项目化学习作为目前各种教学方式中的一种去开展,要注意在学科教学的时候把指向学科本质的思想落实到每一节课中,从而达到培养人的效果,而不是为了做项目化而去做。

另一个方面,可以把承载了很强的教育价值的问题作为一个项目化学习的内容单拎出来作为一个特色项目固定下来,随着时间流逝和实践经验的积累不断完善和丰富,实现真正地对学生的培养。

本文内容梳理自教育部国家科学课程标准组专家成员、中小学正高级教师、科学特级教师李霞的研究成果。为了给教师们提供更加全面而具有操作性的指导,我们将李霞老师有关思维型教学理论引领下项目化学习的研究成果精心制作成了微课程,如果您对此感兴趣,可以点击文末“阅读原文”,了解详情。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