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博物院青铜器掠影之四

}

山西博物院基本陈列以“晋魂”为主题,由《文明摇篮》《夏商踪迹》《晋国霸业》《民族熔炉》《佛风遗韵》《戏曲故乡》《明清晋商》等7个历史专题和《土木华章》《山川精英》《翰墨丹青》《方圆世界》《瓷苑艺葩》等5个艺术专题构成。

公元前21世纪,夏朝建立。山西南部古有“夏墟”之称,夏文化遗存,分布密集,灿若繁星。“东下冯遗址”的发现,清楚地表明晋南是夏文化的中心区域之一。夏商时期,山西中西部吕梁山一线属于各部族“方国”领域。这些方国与华夏民族长期交往,深受影响,文化丰富多彩而独具地域特色。时至今日,我们还无缘窥其全貌。但他们留在黄土地上时断时续的踪迹,却也清晰可辨。

晋国六百年伟业,奠定了山西历史文化的基石。晋南是晋国的始封地和中心区域,遗存丰厚。“曲村—天马遗址”为晋国早期都城,“晋侯墓地”震动学界。“侯马晋国遗址”是晋国晚期都城——新田,“铸铜遗址”和“侯马盟书”名扬中外。中部的“晋阳古城”则是晋国末期执掌政柄的赵简子的政治军事基地,后来成为赵国的初期都城,“赵卿大墓”气势恢宏,新人耳目。

山西北通塞外草原,南临中原腹地,不仅极具军事战略价值,而且是农耕社会与草原民族交汇的前沿地带,成为华夏各民族和文化交融的“大熔炉”。

盘为圆形,侈口,平底,下接支柱,可以灵活转动,盘底以镂空蟠虺纹装饰。牺牲体肥硕,面部表情温顺,双目圆睁,长吻大耳,四足短而粗壮,站立平稳,牲背上站立一人,面目清秀,束发垂脊,身穿右衽长袍,双臂前伸,手握盘柱。“牺”是古代祭祀所用牲畜的称谓。该器的功能尚待进一步研究。

标签: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